2019年1月14日 星期一

107拖到108,課綱上路還要拖嗎?

 在開始談108課綱是否要上路前,我們先來看看一張圖,這張圖出自一篇觀點投書:
救救孩子,救救臺灣!停止108課綱

阿樹借用作者在文中的某段圖來回應他的論點,該老師認為這張圖能推論學生能力分布為M型,且學生能力一屆不如一屆。其實這樣的數據無法完整呈現作者論述,而是另外二件事:
1.     就算題目不難(課本習題為主),不及格的低分群的數相對還是很多
2.     從最低分到最高分都有人,在教學上確實很麻煩。

所以實際上對於這些孩子來說,「如果教師的教學是一樣認真努力照顧到每個學生」,那造成這樣的現象就有可能學生是學習意願低下或是能力普遍低落所致。那麼,如果要改變這種情況,該怎麼做?

其實,這正是108課綱在「素養」面向所關心的事情。「學習」的目的為何?不就是要學到一些對未來的生活、事業或是人生有幫助的事嗎?那麼如果學習很偏重「任何的學科知識」,我想最大的用途,除了幫助你考上更好的學校、公職之外就沒了。以阿樹的專業地科來說,多數人在畢業後其實用不上地震的P波、S波是什麼,只需要知道地震的基本成因、和看到手機簡訊要怎麼做就好,多教到多學到的那些知識可能應該是要來自興趣、喜好或是更根本的好奇心。可現況並不是這樣,而是大家會傾向了解「怎麼樣考最高分」來面對課程內容,然後多數的人其實怎麼樣都不會考贏前面那群人,就乾脆念到一定程度就好,其它的也不想學了。這就是日本育學者佐藤學從學習逃走,如果還是把「升學考試」作為教育的主軸與目標,我想換不換課綱其實沒什麼差,不換也好,也不要浪費大家時間金錢這樣好不好?

108中的「核心素養」所涉及的範圍太大,要用短文完全論述有點太冗長,在此以二個「具體內涵」項目來舉例:


B1的溝通與表達、B2的資訊與媒體素養,裡面涵蓋了我們在職場、生活上常需要用到的能力,不是單一個學科就能學全的東西,甚至即使到出了社會都還要學習,像是我在撰寫本文就得用上「收集與思辦資訊內容與來源、選用適合的圖表來表達論述」的能力。


但是,要怎麼把這些「教」給學生,在這邊也用自然科學的例子來說明,下表中以素養內涵的B1為例(每一科都可能會有其符合該學科領域的解釋方法),其中分析、歸納、圖表應用等能力,不正就是不分文科理科的學生未來會用上的東西嗎?工作需不需要跟人溝通?不管對象是客戶、老闆、學生、業主……都是一樣需要用上這類的「素養」,事情才能更順利解決。換個素材來說,讓學生知道「為什麼生活上需要牛頓三大運動定律」、「定律的假設是什麼」,比起單純要求他們記住定律裡的公式,對未來的人生還可能有更多人被幫助到。

至此,忍不住還是要三小吐槽一下, 即使這個數據為真,它還是有很多的解釋限制。譬如這樣的「成績」是否足以對應學生真實的能力分布,我覺得還是挺保守的,即使該作者說明「題目大多以習題為主」,這樣的結論可能還是只適用在該現場,畢竟我們不明白學生組成與來源,用兩個班的學生成績推演到全國的學生能力表現、教改成功與否來說,可能還是有過度推論的疑慮。

另外再舉兩個相反例證,以107年國中教育會考來看,雖然資料有點粗略,但至少可以看出三個區間人數分布的差異,以三等級看分布大致也是鐘型單峰值的人數比例分布(基礎那段明顯很多人)
來源:國中教育會考網站

至於學測,因為手邊的各級分資料只有圖檔,不太好繪圖,將表格的圖檔放在最後面的附錄;可以發現除了英文以外的其它科目,多半為具有不同偏態的鐘形曲線,應該是難易程度浮動所致,如果看整體的總級分的人數百分比分布,就能得到較明顯的常態分布曲線。

用excel將大考中心公布的資料重新繪製的人數百分比在各級分的分布長條圖

不過即使如此,這些資料可用於解釋教育改革是成功還失敗?其實很難,在學力上,或許像國中會考部分可以長期關心「待加強」人數是否逐年減少,但若是想知道有沒有培養出具有核心素養的人才,這種大型紙筆測驗即使融入素養導向試題,也還有一堆測不出的面向,因此看這些資料其實意義不大。

所以,擔憂108課綱上路的衝擊是「沒有道理」的嗎?不,阿樹也超級擔憂,因為長期的考試作為升學主要導向的習慣已成,大家都覺得很公平很方便。在這樣的思維下推行以素養為重點的課綱,若多數人不改變舊思維,那麼有改和沒改一樣。地科時數不少嗎?國中才1學分,高中還只有高一必修(指考也不考),算是有考試的學科中時數最少的一科,但地科不重要嗎?能源、環保(空汙)、天然災害哪一個重大危機議題和地科無關?在這樣少的時數該傳遞給學生什麼知識、能力與態度呢?

阿樹這學年修了幾堂科教所的課程,也觀察了許多身邊老師,不論教導的學生學齡、程度,都存在一些可以改變現狀的教學方式,以自然科或地科領域來說,許多熱血老師成立了教學社群相互交流精進,探究新的教學方法與素材;同時教科書的編寫工作,也有些認識的老師早在草案正在送審時已開始著手,否則當然是來不及上路的。個人頗為敬佩這些走在前頭的老師,當然也相信部分害怕改變的老師有其為學生好的理由(譬如變動太大學生無法適從),大家在心中的出發點多少都是好意,但能否能以多一點理解取代抵制呢?聖人無常師,互相學習本來就是基本道理的,或許,參考以下延伸閱讀、深入了解各科領綱的內涵與用意,能做出更深入的討論。

延伸閱讀:
圖解你該知道的十二年國教(書藉,博客來連結)

附錄:107學測各科各級分人數百分比

 

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阿樹聊時事:太平島附近的石油?

先來個時事連結:
韓國瑜太平島採石油行得通?中油:離真正開採還太遠
林再興等(2007),太平島鄰近海域石油盆地系統及油氣資源量


雖然油氣探採不是阿樹的專業,但還是可以聊一點構造地質
這張圖摘自林再興等(2017)的文章,裡面有說明了以目前的文獻和研究估算的油氣蘊含量(潛能),看起來最多的是在曾母盆地(287~3,109億桶油當量),最少的是在鄭和盆地(38~48億桶油當量)

好多啊?如果可以開採就大發利市啦!休蛋幾咧
這時候科學就要先出現一下,我們先提醒一下「挖到油之前要做些什麼事」哦!

第一步是先找到適合的地點,也就是圖中的盆地。

第二步是了解這個盆地裡有沒有可能有油,又有多少油。
    這部分會做一點探勘,然後接著把探勘資料拿來模擬,推估適不適合。
    而真正要把這邊做到很清楚,還需要了解這邊的地質發展歷史,很遺憾的,上面雖然很樂觀的提出有很多的油,但很多是模擬出來的資訊,比較細部的構造和歷史還是有限。這個我們最後會提一下。

第三步還不是挖石油,而是更進一步的探勘(震測、探勘井)
你問我為什麼還要一直探勘?因為我們不止是要找到油在哪,還要找到哪兒是最好挖的,開採井鑽下去沒鑽到還好,像遇到怒火地平現那樣整個噴掉才慘,除了人員傷亡、機具損失,還有噴掉的油等於少了好幾千萬個秋~~而最理想的狀況,是要找到一個能穩定的把這塊油田榨乾淨的地點。

第四步才是把油挖出來,這部分也沒有想像中的容易,目前油的深度在多深呢?估計是在海平面以下7000公尺,在鑽探的過程中,卡鑽、井噴什麼的也都是風險,這部分花的費用比前面加起來還多

目前我們對太平島油氣的了解在哪呢?大概在前述的第二步而已,張日新等(2018)算是對此地區較新的研究,而結論中也僅能告訴我們,太平島附近是有和南海地區主要油氣儲集層類似的年代地層分布。簡單來說就是比前人大致估算的位置再細一點,但還是要進一步調查才行。

蕭良堅與沈俊卿(2016)這篇科普文章中也提到了:
因南沙群島複雜的政治因素,同時水下暗礁面積廣,航行有其危險性,因此要進行大規模海洋地質或油氣資源調查並非易事。目前,僅能以有限資料運用盆地油氣模擬的技術,來討論這盆地的油氣潛能。」

所以要知道一來我們目前的資料很有限,所以有還是沒有還是以模擬的結果來評估。而海洋調查還是很費時費力又費錢,我們對於南海的油氣資料還不太夠,要來談挖石油之前,是不是要先談談相關的基礎研究呢?此外,無論是開採還是前期的探勘,還有很多的政治因素在內,我們有沒有足夠的支持讓研究者無後顧之憂呢?


參考文獻:
[1] 林再興等(2017)太平島鄰近海域石油盆地系統及油氣資源量
[2] 張日新等(2018)南海大陸邊緣與太平島北方外海中新統碳酸鹽平台之初探
[3] 蕭良堅與沈俊卿(2016)南沙海域的油氣資源
[4] 太平島海域礦區開發計畫皆在研究階段 未具有實質探採可行性(台灣中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