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8日 星期日

阿樹來說書:從謊言開始的旅程




(本文原刊於國語日報副刊,原標題:脫去謊言外衣  現出美麗真心)

「說謊」是不好的行為,但總有時候,人難免會為了自尊心不經意的說出謊話,譬如想引起注意、忍不住想吹牛等。想受歡迎是人之常情,只是一時的謊言,並不能讓別人喜歡,而是要像農夫耕耘般用心栽培、努力經營,才有收穫。

喜多川泰《從謊言開始的旅程》,是從一個高中生為了吹噓自己的旅行經驗開始。主人翁秋月和也雖然告訴母親出門的理由和實際要做的事不一樣,但並不是要做壞事,而是去完成不小心說出口的大話;而當旅程出乎意料的開始時,也向家中報了平安。

放寬心胸  學習理解他人
從謊言開始的旅程:熊本少年一個人的東京修業旅行
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孩童要長大成人,除了要學習知識、生活方法,「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也是很重要的課題。但課堂上並沒有講授「與人相處」的科目,為什麼?因為這是很難用記憶、練習、考試就能做得好的事,需要實際與人交流、分享感受,甚至即使變成大人之後,仍需要不斷練習。

和也在旅程中遇到許多貴人,讓他明白人生道理、與人相處之道。和也放開心胸學習觀察別人,體會他人想法,有時也幫助對方,並且建立友誼。

本書最有趣的是有許多人生哲理,有些明明是很基本的事,我們卻總以為自己做不到。透過書中的故事、對話,會發現是「當局者迷」,我們也常錯怪別人、想錯自己。只要冷靜想想,或由他人給了啟發,誤會往往能迎刃而解。

真心誠意  好好說出感謝
試想一下:如果你去朋友家打擾一晚,要做什麼,對方才會歡迎你再來?有些人或許會覺得是「禮尚往來」,但「送禮」只是其中一種形式,如果不明白送禮背後的意義,可能就無法傳達自己的心意。

重要的是能「真心誠意」,仔細觀察對方需要什麼,又能給對方什麼,譬如買對方需要的用品、解決對方長期的困擾等。當然,有時我們會像和也一樣,因為年紀太輕不知道能做什麼,但光是把房間、床鋪整理乾淨整齊,好好說出感謝,就是最好的回報。

用謊言來博取歡迎,只是穿上華麗的外衣,如果你有美麗的心,就不需要光鮮的外表。將你的真心、感謝付諸實行,用善意對待別人,自然會得到善意的回報。

------------------後記------------------

最後,跟大家再分享一下,作者喜多川泰也寫了另外兩本書:《從謊言開始的夢想》、《轉學生的惡作劇》,一樣也是很不錯的啟發讀物!


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隧道湧水就gg?談人與自然的難題

先來看一個由碩班指導教授所分享影片,因為影片是網路流傳的,實際拍攝時間並不是2018年,這點中國的官方單位也有提出澄清



看完後有什麼想法呢?阿樹忍不住先吐嘈一些看法,希望沒吐嘈到您…

「哎呀水就這樣流掉了」
水本來就會很低處流好嗎?這不是廢話嗎…
「你看看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了」
哪裡看到死了人?
「龍脈斷了」
這是風水學…
「這些工程的人真該死」
人家也是糊口飯,明明決策者是更上面的…

到底問題在哪?其實我只要提示「雪山隧道」,大概就會有人聯想到雪隧當時大量湧水的現象,和這影片是類似的!也就是地層中藏著的地下水,在開挖時因挖透不透水層,便湧出水詳情請見數位交通博物館。而此影片可能是在發現水包後,先疏散人員機具,再利用炸藥炸穿不透水層而引出水來,當地下水面降到地面的高度,就不會再湧出了。
雪隧開挖時的隧道湧水成因,圖片截自數位交通博物館網站。


不過,今天阿樹想談的問題不在於因,而想談談工程與自然環境的議題,並一層層拆解了解事情的本質。

Q1:工程是要蓋好?還是不要蓋好?
這一定是最開始的問題,而且不只是科學問題,也會是社會學的問題,舉凡所有可能會破壞自然的公共工程,都會面臨這樣的挑戰。所以才會每次都吵很久…或許有人會說「啊這樣不管是哪方都可沒完沒了的啊」?
不,人類不應該這麼笨,其實我們還是有一個同時考量了科學和社會學的方法來看待各種會影響自然環境的工程,那就是「環境影響評估」。詳情可參考這篇文章的整理,簡單來說就是以科學的精神,將手邊能蒐集到所有資訊,在不同專業的觀點間找到一致性的「共識」。而在尋求共識的過程中,所有的論述都需要依據且能接受公評。

所以,我們對於某工程是否「要蓋」和「不蓋」的結論,絕不會是「大家都同意」的結果,這也難免即使環評通過了,還會有爭議,但這確實是沒有辦法中的好辦法了。總

Q2:如事先的地質調查能預防事故,那要做多細呢?
雖然最理想的狀況下,如果我們完全把工址的地質環境完全調查清楚後,就可以
是應該這完全就取決於你要用多少$$和負擔多少風險,不過這問題可能就會因不同工程特性而異。在公共建設工程經費估算編列手冊中, 已盡可能羅列出所有可能的費用「項目」(見文末架構表),但實際上要怎麼分配,還是得看開發者的設計,而如果是政府的公共工程,大致會有固定的編列,譬如台北市的 臺北市政府工程經費估算原則

節錄自臺北市政府工程經費估算原則附表,所謂的事先調查與環境影響評估都包含在設計階段的作業費用
所以,如果事先做得好,理論上事後的問題發生機會就會越小,重點是「越小」,不是等於零喔!過去我也寫過另一篇針對某次日本地鐵的工程事故的評析,除了說明地下水對工程的影響,也討論了事先調查的難處以科學的極限。不太可能做到完全沒風險,所以這時就需要評估風險,譬如像是到底有沒有潛在的地下水體,需要排水的情況?

Q3:所以我說水淹成這樣為什麼還硬要蓋?
 我想大家看這個隧道滿水的影片,應該會聚焦在以下這個畫面:


水好多啊!所以為什麼事先不知道有水然後施工時避開呢?這點有幾個可能性:
1.事先調查沒有細致到抓到有大量的地下水體在選線上,但在施作過程中因某些探察而發現。
2.事先調查有,但因風險評估覺得ok所以就還是要挖過去。或是原先規畫挖這條線是最佳解(不一定是科學的最佳解)

總之,這影片呈現的狀況不會是漫無目的去捅一個不知道的汽水瓶然後噴出一堆水,因為一來有人錄影,二來也沒有什麼機具之類的被沖出隧道,代表是有一定準備,只是風險管理不佳,外面停的車大概就報銷了。

但水排完了,對工程而言是好事,因為最困擾的事就解決了,暫時不用考量水對工程的影響,不過還是要考量日後地下水補注後,增加的壓力問題…

遇到問題不是壞事,掩蓋問題才是最糟的處置
當初雪隧開挖時,也遇到類似的問題,由於挖掘到深層的格狀水系,也是在工程設計的意料之外,因而造成重大的損失,而以這個影片的例子來看,是謹慎了許多,然而還是有一點點出乎意料。這也代表事前的各種評估有很大的改進空間,而把問題歸因於單一原因如地質調查不足、工程設計瑕玭、政策規畫問題都很快,但不一定能解決問題。

以地質的問題來說,調查的方法十分多元,也有可能問題出在方法選擇不夠好、施作成本的配置並沒有最佳化,而不是科學量測或分析的問題,因此最好的方式是誠實記錄並公開所有流程,即使是出了問題也要以了解問題本質作為補救的重點,作為未來的借鏡,科學的問題科學解決,人為的問題就解決有問題的人從制度面改善。

不妨問問自己,自家的裝潢過程中,是否有固定或完整的監工流程?就像「驗收」不該只著重型式一般,這些才是成就降低風險、找出事因的關鍵。

公共建設工程經費估算編列手冊所列出之工程計畫成本組成架構,供參考之用。

延伸閱讀:
日本博多車站大洞是工程神話幻滅?你想太多了!
環境影響評估到底是在評什麼?——〈環評怎麼評?讓環評委員告訴你〉講座紀錄
行政院公共建設工程經費估算編列手冊 


2018年8月26日 星期日

防洪沒有「保固期」的,「永不淹水」的保證才是詐騙話術


水患剛過時就要談理性、科學,一定會有人覺得我在講幹話,所以您認為科學家只會講理想的幹話、沒有同理心,建議就別看這篇了。此外,如果您對以下的認知深信不疑:

  • 總統和行政院長應該要第一時間去看災區體民所苦,而不是坐鎮災防中心。
  • 會淹水一定是政府腦包、不懂治水,白白浪費千百億治水預算!
  • 不是說建立海綿城市就能防洪嗎?建設到哪去了?
  • 這不是颱風,怎麼會淹成這樣?什麼低氣壓的怎麼會比颱風嚴重?

任誰也無法改變上述您的想法的話,也建議您看到這邊就好。因為我還真不知道在認知落差如此大的情況下,如何進行災害管理的溝通。但如果您想再多了解一點對於這種極端氣候災害,我們要如何看待政府對水災的防治,要從哪個方向嘗試自保自救,還是要從「淹水的成因和因應」談起。

「雨下在哪邊都一樣會淹水」是事實,但為什麼從政府端的口中說出來,會被當作是幹話呢?因為,確實有些是可以預先做的,但並不是單單只有硬體建設。所以如果此時政客跳出來打包票說:「我來就可以保證不淹水」,就算他是大禹再世,這還是句幹話,等到那個政客上了台,還是會遇到一樣的問題。況且,大禹當初未必也把水治好,所以像是這樣以大禹治評斷現今政府的論調更是幹話中的幹話

右圖來源:維基百科

歷史課本和童書上沒告訴你的大禹
大禹治水,或許已耳熟能詳:大禹他爸鯀花了好多年,用築堤防堵的方式仍無法止住洪水氾濫,而且送了老命(但此說法不一),屈原在之後還在楚辭天問中替他說兩句公道[1],可惜多數的書上也少有著墨。換了大禹來做後,他走訪各地、實行疏通排水、三過家門而不入,最後解決了洪水問題,也因此當上了天子共主,創建了夏朝。不過,你真的相信「不再有洪水」完全是大禹的功勞嗎?從目前一些研究的角度來看,比較有可能的情況是…

大禹是個很幸運的水利署長,因天時地利人和,從政之路自此平步青雲()

為什麼這麼說?從一篇2005年在中國發表的古氣候研究中便提出了一種看法:古氣候顯示在西元前4200~西元前4000年間,是全球多處發生氣候異常的時期,而在西元前4000年之後,氣候趨於正常[2]。因此從科學的角度合理推論,除了一方面大禹改變了治水之道以外,自然環境的變化如洪水發生頻率降低、河道逐漸穩定不再改道、天然的植被穩定生長而有了水土保持,也可能是洪災減少的原因。此外,再近一點的研究也指出當時曾有地震、堰塞湖崩潰等現象,帶來了非常極端的洪水事件[3]。從上述兩種洪水來源來看,要將這樣危及民生的大規模洪水給消除,是不可能的任務,尤其是堰塞湖事件,如果鯀的治水不力是栽在這,我只能說他運氣實在太差了。

為什麼沒有專家敢保證「永不淹水」
因為這種事根本不存在,要做出這樣的城市,就算蓋個50公尺高的馬莉亞之牆,再搭配個數萬台抽水機,還未必能萬無一失。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們根本不可能去找到最極端情況的氣候來設計工程,而且全世界都做不到。

「可是我看國外都會說200年不怕洪水什麼的啊!」

200年洪水周期」一詞只是在形容降雨和洪水的「程度」,並不代表做了200年洪水周期設計的設施就保證200年內不會淹水,因為實際上這是在說明氣候的極端值統計結果,比較完整的說法是「200年洪水『再現』周期」。200年才會發生一次不等於每隔200年才遇到一次,有可能一下子連發生個兩次,之後又很久很久才會出現。而用200年來作為標準實施防洪排水設計,是極高規格的設計,全台也只有台北市針對淡水河能做到200年洪水周期的程度,而且還是花了上千億、歷經好幾任市長才做到,其它主要河川多數還是用100年洪水周期,而區域排水甚至只有10~25年的洪水周期。

不能把所有的設計提高200年、300年再現周期嗎?除非我們有天文數字等級的治水預算。放眼國外,日本也會有發生洪災的時候(2018年西日本大豪雨)2016年德國、法國也都因連日暴雨而有嚴重災害,這些國家都是我們政客口中常拿來作治水借鏡國家,但他們也還是會遇上有水災的情況。甚至,今年(2018)的三月在智利北部「阿塔卡馬沙漠」因「24小時降下24.4毫米雨量」而產生超嚴重洪災,這個雨量放在台灣,完全不會有問題,但在幾乎沒雨的沙漠,卻成了極端、設想之外的情境。所以才會說「雨下在哪邊都一樣會淹水」是事實,而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因應這樣的事實。

執政者不要再打包票、在野者不要再打口水戰
在水災過後,若拿出科學論述來說明治水難以百分百防水,一定會有人問:不然我們每年花錢在建設是在花心酸的嗎?治水不就是要面對極端的洪水?

但我們不妨換個角度想:我們會藉由各種護具和措施來預防運動傷害,但也不代表戴了護具就能百分之百不受傷,難道你會在正常使用護具、護具也沒有製造瑕玭的情況下受傷時,向護具廠商求償嗎?又如果是這樣,你會選擇完全不防護直接去做有風險的運動嗎?

同樣的道理,以任何人為工程治水應該只能視為「其中一種保護措拖」,而不是「唯一的防治手段」。

可悲的是,在政治或媒體的聲音中,總把工程治水當成唯一手段,期待自己是禹而對手是鯀、期待自己不會遇上極端事件,等到自創的神話被戳破時,再說對方沒有科學素養就好啦。

缺乏防洪的科學素養是誰害的?身為地球科學的科普傳播者,自己也該負點責任,本文最後會附上相關的科普文延伸閱讀。只是,還有另一個問題根源:

對於洪災,我們永遠都「只在談治水」。不分政黨,在野的總說執政者治水不力,說自己上台就能好棒棒的解決問題,等到輪替後就是換個角色互嘴而已。

永遠沒有人去探討風險管理,是不是災害應變計畫,也沒有人去談科學傳播的問題,政論節目上只有被批判的專家而沒有真正的實話。這就是目前對於水災,我們最大的認知落差所在,如以下節錄的研究:
 
居民在88風災災後的觀點整理節錄。摘自陳永森(2014),極端氣候影響下潛在災害區居民環境識覺、調適行為之研究-以八八水災後屏東縣林邊鄉與佳冬鄉為例。

那我們到底該怎麼面對洪患威脅?
各種疏洪、防治措施並不是沒用,而是光只做這些還不夠。就算加上近年來興起「海綿城市」概念,做了各種透水、滯洪池的規畫,也還是不夠。這種短期面向雖然做了大家很有感,但就算不偷工減料的做了,還是不能保證不怕淹水…所以我們才需要強調長期方面該做些什麼。

防災宣導方面,私以為至少讓大家理解「自己可以做什麼」,像是購買颱風洪水險、主動去查詢淹水潛勢圖、了解氣象報告等等,都是不錯的方向。身為一個科普人,我認為自己即使有在做,但永遠都覺得還不夠,政府端做的…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我並不認政府完全沒有責任,以災害管理和風險溝通方面,責任包括了政府、媒體、人民,政府教育民眾不力、媒體只會煽風點火,民眾只想看現成的成果都是問題,今天如果大家已經知道淹水是必然,必須想點不同方法面對,絕對還能再減一點災情。

此外,或許越來越多人知道水泥化的都市是不好的,會讓洪水的問題加劇,但人越來越多、都會區和工業區越來越多,永遠都止不住都市與建設的擴張。那怎麼辦?當有一天,開始有會去思考未來30年、50年的主政者,去規畫所謂的施政藍圖、都市計畫,甚至是完整的「災害應變計畫」,就是真的有最糟糕超出所有設計時該怎麼做,不是等事後發放補償金就好。將順應自然的成份考量在裡面,加強與民眾對話而非單純為政治辯護,才可能實現「少一點口水,永不怕洪水」的理想。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